全国统一热线
当前位置:4166am注册赠送26元 > 励志故事 > 在遇到的姑娘

在遇到的姑娘

文章出处: 人气: 发表时间:2018-09-19 02:22

  冬天,北风如刀割,车辆、行人在雾霾里来回穿梭。我从公交车下来踩着枯叶到三里屯、后海找工作,看见日式料理店门口贴着招聘信息;‘传菜生、服务员月工资一千二至一千五百块,’应聘上,第二天拖着行李到店里上班。

  

  我忙不过来的时候,穿着黑鞋、灰裤、灰衣、扎着丸子头的女服务员帮我。她说她叫安淑洁,她笑的样子很好看。许久之后,我有些喜欢她了,那时都是情窦初开的年纪,我不敢。一次,我和她还有收银的小姑娘值班,客人走后,我鼓足勇气对她说:“我送你吧。”

  

  她微笑着说:“不用了。”

  

  我冲出去时瞥见她眼中的失落。

  

  她是沉阳的,嗓门不小,喜欢笑,每次笑时都能发出很大的声音。有时也觉得烦,但更多时候是喜欢。

  

  她是同事的开心果,大家都叫她小安或小不点,她的口头禅是你好二,她的普通话很好,听不出东北口音,她好像没有烦恼,整天嘻嘻哈哈的。(文章阅读网:。net)

  

  上班很辛苦,下班了又觉得无聊总想找点乐子。负责采购的说:“晚上去不去滚石迪吧玩?我能搞到票。”

  

  我自然很乐意,两人站在干冷空旷的街上,忍着刀风,等出租车。

  

  把票递给收票员,在安保员的下来到迪厅,里面人满为患,都随着音乐节奏疯狂摇摆,我和加入其中。很快,一个胖妹就摇摆到我面前,我和她蹦了一会,一个手臂有纹身的平头男把她拉了过去,可能他是她男朋友。

  

  平时下班后,若没有什么事会和去滚石迪吧,这事不知道安淑洁是怎么知道的,那晚,没有几个客人,我和后厨的师傅在聊天。她揭开胶帘进来,双脚交叉靠着桌子,两只清澈的大眼睛看着我说:“下班了去不去蹦迪?”

  

  我说不去,其实,我想和她去,只是想起那次她我,才这样说。

  

  后来,我和又去了几次,觉得没有什么意思,就没再去。再后来,我辞职了。忘不了,从她身边经过时,她慌乱的眼神。

  

  五年后,寒风凛冽,我拖着行囊穿过滚滚人潮到国图斜对面的燕兰大酒店上班,里面的员工百分之九十都是回族的。几天后,我遇到一个姑娘,穿着高跟鞋、西裤、西服,她的头发披着、不长。戴着闪闪发光的项链、锁骨清晰可见,面容姣好。

  

  说来也怪,同事中有不少,只有她让我有异样的感觉,每次相遇都会瞄上几眼,而她总是冷冰冰的不看我。我觉得她走的样子跟安淑洁的像。

  

  她是别的单位的经理,管理着几十名茶妹,在不同的酒店卖茶,这里是其中一个,她不天天来。

  

  一次,她和老板的亲戚、戴着名表的矮胖男聊得很欢,她难得笑,我有些嫉妒,以为此男是她老公,就算不是,关系也不一般。偶然听见她和茶妹聊天,她的声音也像安淑洁的。

  

  这也太巧了吧,在乌烟瘴气的宿舍,我兴奋地问马良那姑娘叫什么?他说不知道,坏坏地笑着看着我又说:“要不我帮你问一下?”

  

  我连连说:“不用不用。”

  

  一个月后,我端着盘子给包房的客人送菜。

  

  “他好像我以前的同事,他叫什么?”她问服务员。

  

  我看着她的眼睛:“你叫什么?”

  

  “安淑洁,你呢?”她的眼神很熟悉。往事如潮水扑来。

  

  她比以前更高、更瘦。脸型有些变化,难怪没有认出来。

  

  再相见,凝视对方的眼神,知道里面有一起度过的岁月。

  

  她留了我的手机号和q。

  

  后来,我去西双版纳了。

此文关键字:励志故事
首页 | 散文文章 | 励志文章 | 优质文章 | 励志故事 | 网站地图